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田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民居绘画与古建筑保护的守望者》

——田齐与他的民居画派

2014-04-16 15:52:1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季方
A-A+

  “黎明,我踏上征程,穿越广袤的世界,在许多星球之上,留下我远行的印迹……人在漂泊四方之后,才能走到最深的殿堂。我的眼睛在远望空旷的四周之后,才会慢慢合上说:啊,我原来在这里!”

  这是印度大诗人泰戈尔的一段内心读白,也是对每个真正的艺术家的真实写照。

  青年画家田齐就是这样一个艺术家,真正的艺术家!

  与所有艺术家一样,田齐同样经历过清贫艰苦的岁月,而正是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带给了田齐以无比丰厚的积淀:人生的积淀,阅历的积淀,艺术的积淀。

  其实,当田齐决定走出故乡山东青州到外面求学那一刻,他就认定了这是一条不归路。所以,无论生活多么艰苦,都没有能够动摇那颗敲开艺术殿堂大门的信心。

  他曾经头戴五角红星帽,徒步走到陕北延安,为的是解开精神上的疑惑,寻找心灵上的寄托。当他面对黄土坡下一排排整齐的窑洞,他想到的是,为什么从这样简陋的窑洞走出的人们,居然能够凝聚了几亿中国人的力量,最终走进紫禁城,成为世界人口最多国家的主宰。他甚至窘迫到每天只能吃一个馒头充饥,但却阻挡不住他的创作激情;努力地用画笔记录这沉睡千年的黄土高坡,记录着这默默无语的窑洞,努力从中找到能够激励自己的动力。

  这是一个年轻画家走进生活的第一课,也是他能够在十年之后把中国民居画派带给艺术界,带出国门的第一桶“金”。也正是从这里,田齐迈开了“中国民居万里行”的第一步。

  引导田齐把视线集中在古民居建筑上不是偶然的;当年他在家乡开始学习绘画时,经常到周边地区写生。他喜欢画山画水,而齐鲁大地的青山绿水恰恰都是他写生绘画的最佳对象。渐渐的他被山山水水中的那些民居建筑产生了兴趣。这些民居建筑往往成为山水画中最生动的组成部分,画面上的山山水水是大自然的恩赐,而透过画面里那些民居建筑的一扇扇门、一扇扇窗,甚至一点点微弱的灯光,你都能够感觉那座房间里勃勃生机,那是生命的气息。

  在中华民族宝贵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中国民居文化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在几千年的历史进程中,中华各民族在不同地域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中,积累了丰富多彩的民居建筑经验;其结合自然、顺应气候、因地制宜,以及丰富的心理效应和超凡的审美意境,使中国民居丰富多彩,更具其多样性。

  中国民居从简单朴素的生存栖身之所,逐步演变成具有多功能,涉及多学科的人居环境,涵盖了众多文化艺术门类,从而形成民居文化,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

  2009年2月,位于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三号院(原清政府陆军部海军部及段祺瑞执政府旧址),一个规模不大但非常新颖的小型画展《“民居,民居”府上画院五人展》悄然拉开帷幕,田齐等五位青年画家以民居为题材的数十幅国画作品,从不同的角度展示了中国民居的魅力风采,使闻讯赶来参观的人们耳目一新。

  田齐给民居画派下的定义是:民居是一部史诗,个体为家族史,述说人间烟火的世态炎凉;整体是民族史,载录几千年来的自然人文演进。

  而田齐对民居的认识不单纯为建筑本身,还应延伸到其所在的地域和所处的历史背景。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风土习俗、地理气候、宗教信仰、时代审美及个人喜好等,进而整理创造出有价值的精神产物。

  田齐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重视那些消失的,记录那些存在的,挖掘那些被忽略的,讲述那些我们珍视的。通过民居创造审美意义上的精神家园。

  其实,田齐的希望很简单,就是能够依然“苔痕上阶绿”、“好人燕居贤”;而先人留下的那些叮咛无不在讲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默契,即当下我们所倡导的和谐。先天下之忧者为贤人。匹夫之勇,力求大同。

  也就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十年来,田齐用双脚丈量了神州大地,用笔墨描绘了长城内外、大河上下的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古民居建筑。他说,他就是一个民居绘画与古建筑保护的守望者。

  无论是黄土高原的原始窑洞,还是福建八闽庄严厚实的环形土楼;无论是皖南典型的马头墙式的徽居,还是神秘独特的湘西的吊脚楼;无论是山西的晋商大院落,还是贵州凝重朴实的石板房等等,都在田齐笔下焕发着光彩。

  中国民居不仅从其丰富的形式折射出华夏先祖的创造力,更值得引起我们重视的是民居内在的吸引力。无论是疏密得当的安排,虚实相生的布置,还是内外通透的结构,朴实淡雅的装饰,以及在群山环抱、林木蓊郁、溪清塘澄的诗情画意环境氛围中的精工细雕,无不展现出高低错落、鳞次栉比的节奏感和艺术魅力。

  然而,在走遍神州大地的山山水水的同时,田齐却发现一个令人痛心的普遍现象,那就是大量的古民居正在一点点消失,而更多现存的古民居建筑年久失修,甚至破烂不堪,在风雨飘摇中岌岌可危。

  田齐心情很沉重;中华文明是世界文明中最灿烂夺目的瑰宝,在世界四大古代文明系列中,只有中华文明绵延至今,而中国民居就在其中。弘扬传播中华文化,是海内外华夏儿女、炎黄子孙的一致愿望和共同呼声。广泛开展保护民族文化遗产的宣传工作,提高全社会对民族文化遗产古民居建筑的保护意识,是每个华夏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更应该为保护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尽到应尽的责任。

  田齐感到任重道远。

  2010年3月,在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协会、中国红星宣纸集团等单位的支持下,作为《华夏古民居文化保护行动》首项大型活动“中国民居画派万里行——南中国行”由北京启程。田齐带领他的团队自驾车队,历经近3个月,行程约2.5万多公里,途经13个省、区,上百个县市及村镇,创作完成百余幅作品和大量创作素材,终于在6月上旬顺利到达田齐的故乡山东青州。

  2010年6月上旬,由中共青州市委宣传部等单位主办“中国民居画派走进青州作品展”在青州市博物馆隆重开幕,市委市政府和有关领导亲临现场为民居画展剪彩,给予田齐以很大的鼓励。

  2011年端午节,“中国民居画派万里行——北中国行”正式启动,田齐率领民居画派画家从山东青州启始,用近3个月时间,从下游沿黄河而上,经河南、河北、陕西、山西、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最后到达西藏,通过绘画手段,描绘出黄河流域两岸华夏古民居的风采与艺术魅力。

  2013年3月,“运河上的房子”——中国民居画派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行动正式启动。田齐等人自驾车由杭州拱宸桥(北三里桥)古运河终点为活动的起点出发,经过约两个月写生、采风、交流、记录等,8月到达终点北京。2006年3月,58位政协委员曾联合向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提交了呼吁启动对京杭大运河的抢救性保护工作,并申报世界遗产项目提案。大运河水系绵延数千里,纵贯南北,构成独特的自然风情,尤其是两岸的古老建筑,孕育出浓郁的线性文化景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大运河的传统功能逐步衰弱,真实性和完整性正在遭到严重破坏。如果不重视保护工作,她的历史文化遗迹和自然风光等,将不可避免的退化并迅速消亡,这将是中华民族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田齐和他的团队再一次踏上保护大运河的征程。

  至今,已经无法准确统计田齐和他的民居画派团队走过多少乡镇村寨,但是,从“中国民居画派万里行”活动在沿途所得到地方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就不难看出人们对于这样一项活动的态度。无论地方各级政府,还是那些热心这项事业的艺术家、企业家和社会各界人士,在积极宣传与促进古民居建筑的保护工作,努力承传与发展华夏古民居文化的优秀传统上的共识有目共睹。

  2008年,田齐来到北京,走进了位于东城区张自忠路三号院,创办了自己的画室;开启了民居画派的新的历程。

  张自忠路三号院,是一座组合奇特、中西合璧、时空交错的古老建筑。清代原有三座府第:和亲王府、贝勒斐苏府及和敬公主府。清末光绪年间,朝廷将府内建筑全部拆除,重新建造了三组砖木结构的欧洲风格西洋楼,并把清政府陆军部和海军部设在这里。

  这里曾经是袁世凯的总统府、国务院所在地、北洋政府的总理府和民国临时执政府。1924年11月,孙中山先生病逝前曾在此居住。1926年3月18日,在执政府门外发生过震惊中外的“3.18惨案”,鲁迅先生写下了著名文章《纪念刘和珍君》。抗日战争胜利以后,为纪念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张自忠将军,当时的北平市政府将铁狮子胡同改为张自忠路。

  1949年,这座饱经风雨的院落终于回归于人民。现在,已经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悠久的历史早已刻进三号院洋楼的木柱上,渊远的文化永远凝结在大门前石狮子的眼神里。世纪云涌,名人荟萃。历经岁月沧桑的三号院,以它无限的空间,容纳了血雨腥风的王朝更迭、时代变迁,成为历史的最好的见证。

  面对三号院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建筑,田齐开始了走进北京古民居的新的探索。

  四合院,是北京典型最具代表性的民居建筑。公元1271年,元朝定都北京,成为统一全中国的国都,无论从遗迹遗存还是文献记载,北京城市建设都有划时代的变化。元大都是当时举世闻名的大都市,城市建设包含有大规模的民居;胡同和四合院则成为元大都的基本内涵。至清王朝正式建都北京之后,从大规模规划建设都城时起,北京传统四合院住宅就与北京的宫殿、衙署、街区、坊巷和胡同遍布京城了。

  旧时的北京,除了紫禁城、皇家苑囿、寺观庙坛及王府衙署外,大量的建筑,便是那数不清的四合院住宅。四合院之所以有名,还在于它的构成有独特之处,在中国传统住宅建筑中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北京四合院虽为居住建筑,却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内涵,是中华传统文化的载体。经过数百年的营建,北京四合院从平面布局、内部结构到细部装修都形成了京城特有的京味风格;它的营建从择地、定位,到确定每幢建筑的具体尺度,无不按风水理论来进行。而四合院的装修、雕饰、彩绘,处处体现着民俗民风和传统文化,表现了特定历史条件下,人们对幸福、美好、富裕、吉祥的追求。

  田齐正是被北京四合院独具特色的魅力所吸引,以张自忠路三号院为起点,跑遍了周边的大街小巷,收集了大量北京古民居的资料与素材,精心创作了一批包括王府建筑、四合院建筑、寺庙建筑、楼阁殿堂建筑等反映北京古民居建筑的绘画作品。

  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位于北京中轴线东侧的交道口地区,北起鼓楼东大街,南至平安大街,宽8米,全长786米,建于元大都时期,是北京最古老的街区之一,至今已有740多年的历史。因其地势中间高、南北低,如一驼背人,故名罗锅巷。到了清朝,乾隆十五年(1750年)绘制的《京城全图》改称南锣鼓巷。

  南锣鼓巷是中国唯一完整地保存着,是最富有老北京风情的街巷。周边胡同里各种形制的府邸、宅院多姿多彩,厚重深邃。南锣鼓巷及周边区域曾是元大都的市中心,明清时期则更是一处大富大贵之地,这里的街街巷巷挤满了达官显贵,王府豪庭数不胜数,直到清王朝覆灭后,南锣鼓巷的繁华才跟着慢慢落幕。

  就是在这条胡同里,不知留下田齐多少脚印,那一扇扇斑驳的院门,那一款款古老的窗棂,那一个个圆润的门墩,那一块块光滑的青石……;田齐都把它们刻在脑海里,记在心灵中,留在宣纸上,为的是有那么一天,让所有人从他的绘画中,找到那份失去的岁月,找到那些泯灭的记忆。他相信会有那么一天。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期待,这一天终于来临。

  2014年2月25日上午11时许,习近平主席来到南锣鼓巷雨儿胡同,走进两个四合院,询问了住户的居住情况。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等人陪同习近平视察了南锣鼓巷这条古老而年轻的北京胡同。虽然,这天北京持续雾霾天气,但是,习近平主席走进南锣鼓巷无疑给这条最古老的胡同洒满了阳光。难怪,在习近平主席探访雨儿胡同后的第一个周六,南锣鼓巷游客爆满,雨儿胡同也成为多数游客慕名而来的必访景点之一。

  习近平主席走进北京南锣鼓巷,深深打动了田齐。有什么能够给予一个视民居绘画为生命的艺术家,比这个更大的冲击?没有,绝对没有!

  那种创作激情是油然而生的,所有南锣鼓巷的画面都从田齐的脑海中一幅幅飘过;只用短短几天时间,就完成了十幅展现南锣鼓巷风貌的国画作品。

  田齐的作品之所以让人耳目一新,是因为他在吸收中国画传统技法的同时,致力于国画的改良。他始终抓住艺术生命力的源头——写生,脚踏实地地面对古民居建筑。田齐的作品不是对自然景物被动的描摹,而是以心观物,以情入画。你从他的作品中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作者对大自然的爱,对生活的爱,对人的爱。

  从田齐创作的南锣鼓巷系列作品的笔墨之中,可以感受到田齐特有的不羁性格。而正是这不羁的笔墨与性格,传递着旺盛的生命力,充满了生命的激情!从古至今,任何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一定与他所生活的时代息息相关,无论是爱,还是恨,无一不是打上时代的烙印,让后来人能够从他的作品中,触摸到他所生存的那个时代的脉搏,感受到那个时代的气息。

  从当年田齐第一次踏上延安的黄土地,到后来走进梁家河习近平知青时生活工作过的窑洞,再到今天目睹习近平主席走进南锣鼓巷民居,田齐似乎找到了一根主线,那就是要永远传播正能量。认准一件事,做上一辈子。其实,这才是人生的大境界,是每个艺术家应该追求的大境界。

  田齐为人儒雅,胸有大气,所以他的作品接地气。在田齐眼里,不管是藏在山山水水之间的茅屋竹舍,还是排列在城市街巷中的民居住宅,其实都是先祖久远的灵魂聚集之地,那是值得人们景仰的圣地,是应该顶礼膜拜的引领众生的心门。记得2011年田齐参与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展》中,结缘了古建筑专家罗哲文老师,罗老在田齐参展的《青州昭德古街》作品前凝视了许久,看过他出版的《民居画派》杂志后,欣然题写了“罗哲文”三字,感叹:“做下去,有思想、有担当。”用中国画描绘和记录我们的民族遗产和精神家园,成了他一生的追求。

  在完成南锣鼓巷系列创作之后,后续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田齐希望以此为动力,在民居绘画创作,特别是古民居保护方面能够有新的突破。

  “这是个起点,是个契机,是个动力,关键是看我们如何把握。”民居绘画与古建筑保护的守望者田齐如是说。

  我们期待着!

季方(中国华夏文化交流协会会长)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田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